昨夜6:20,从贵阳飞往宁波的CZ3271航班正在逐步下降高度,乘务人员提示乘客还有半小时就将抵达宁波栎社国际机场。 

  当机舱里一片安静,乘客们都做好下降预备时,飞机前排的一位女士忽然感到胸闷,随即让朋友赶忙呼叫机上乘务员。没多久,机上播送响起:“紧迫求助,机上有无医务人员,这里有位乘客需求协助。”

  万幸的是,宁波市第九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江涛和他的搭档们恰巧也在这个航班上,他们刚刚参与单位调理归来。江涛听到播送后,随即与主管护师沈巧燕解开安全带,脱离自己的座位,赶到这位乘客身边了解状况并为她查看身体。

  据了解,该女士姓张,50多岁,新昌人,这次和几个好朋友结伴去贵州玩,今日坐这班飞机回宁波。张女士有高血压、高血脂病史,但自己觉得血压不是很高,未规则服药,这次出游也没有带着降压药物,不料在飞机上忽然呈现胸闷气促、呼吸困难的状况,惊现一幕让她的朋友万分着急。

  江涛为张女士测量了血压和心率:血压150/120毫米汞柱,心率140次/分,江涛判别这可能是引起她感到胸闷的主要原因。所幸与张女士同行的朋友带了部分降压药物,江涛随即选取了适宜的药物让张女士服下,坚持呼吸道晓畅,操控过度通气,一起也让张女士放松心境。

  为了给张女士发明一个安静歇息的空间,机上的乘务员也特别拓荒了头等舱让张女士歇息,江涛则是一向陪在张女士身旁,直到飞机平稳下降。终究,在多方尽力下,张女士的胸闷逐步好转,心率也回到了正常水平。

  记者了解到,张女士这样的状况,假如护理不及时,可能会导致昏厥、休克乃至呈现生命风险。

  “幸好在飞机上遇到九院的医师护理啊!”张女士的一位朋友这样对乘务员说,“否则真不知道要怎么办,太风险了。”

  飞机安全落地后,张女士和朋友紧紧地握着江涛的手与他合影留念,感谢他在万米高空的专业救助。为了保证张女士的健康,脱离时,江涛特意吩咐她回去之后必定要去当地医院进一步查看,特别重视心血管方面的疾病,准时服用药物。